忍者ブログ

GaLimes

Everything sucks,might as well find something to smile about.

  • « 2017.10. 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12
  • 13
  • 14
  • 15
  • 16
  • 17
  • 18
  • 19
  • 20
  • 21
  • 22
  • 23
  • 24
  • 25
  • 26
  • 27
  • 28
  • 29
  • 30
  • 31
  •  »
2017 
October 23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0 
August 22

SEVENTH HEAVEN

| DRRR!!
| 靜臨,但故事不是只有提到他們。
| PG-13
| 也許有暴力或不雅用语
| 軍隊架空





  序.DOLLARS

龍之峰帝人時常想著,如果今天沒有任何的戰亂,他會是個怎麼樣的人呢?

 

想像的內容不外乎像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一樣,安穩的度過高中生活,下課後和正臣一起去街頭搭訕,最美好的時光是和杏里一起在學校吃午餐,每天重複過著枯燥但是令人安心的生活,像是這樣的小事云云。更甚至他也不會屢屢在夢中驚醒,只因為夢見連最後一面都還沒看到就被爆炸波及的好友們。

 

然而,這個時代飽嘗動亂不安的混亂,早在他們出生之前,這裡就已經是互相爭戰的蠻荒之地了。若非是該地的自衛隊自發性保護著居民,恐怕他們也活不下來,所以該地區的孩子們最終都會進入軍校,以備未來回頭幫助自衛隊當他踏入來良學園的時候,他早就很清楚從此之後自己將會背負著戰鬥的技術和殺人的覺悟了。那個時候,其實池袋區的自衛隊DOLLARS的人數已經逐漸飽和,也不需要這麼多專職的軍人了,所以除了教學的內容之外,其實他們老是覺得自己跟普通的高中生沒兩樣。

 

他還記得那天天氣非常晴朗,青空清楚的連飛機雲都看不見,難得寧靜的一天。就連上課的內容也記得一清二楚,當時提到他們之所以會常常被人攻擊,就是因為他們的區域保留著最為充沛也最為安定的水資源,老師還笑著說,最近都沒有襲擊呢、不知道敵人是累了還是懶了?這句話被硬生生的煙滅在巨大的爆炸聲響之中,帝人還沒反應過來,窗外已經充滿爆炸的聲響和尖銳的子彈擊發聲。

 

在其他人倉皇逃跑之際,他反而選擇衝去陽臺觀看戰況。帝人當時想著,也許這就是自己不同於常人的地方吧,一邊望著下面激烈的戰況。自衛隊的人逐漸被打倒,而對方也越來越兇狠,他不禁擔心了起來。自衛隊的金髮青年一邊用手榴彈攻擊前方,一邊巧妙的讓身後的夥伴躲進校舍,這次他終於看清楚了──另一位黑髮的青年護著的學生,他絕對不會錯認正臣那頭染的金黃的頭髮。

 

心裡正在悄悄的安慰自己:幸好他們都沒事……但就在此時,不知從何而來的轟炸像密密麻麻的雨點般灑落在學校,瞬間一片火光和煉獄。不知道這是從哪方來的攻擊,但敵方和自衛隊慌張的反應都代表了不是他們。從沒想過這麼大的建築要被炸爛這麼容易,眾人躲藏的地方幾乎被砸的稀巴爛。轟炸結束後,他覺得自己能活下來簡直是奇跡,過了好一會,他才慌張的想起正臣還在下面。然而,在亂七八糟的瓦礫中,他只看見金髮的青年錯愕的站在瓦礫堆前,而那些破爛只有寂靜無聲的沉默。青年看了他一眼,將手上髒兮兮的手機吊飾遞給自己──上頭都是灰塵和泥土,但他仍然忍不住抱在胸前哭出了眼淚。

 

現在想來,他就是在那一刻決定當上能夠掌握這一切的DOLLARS首領吧。

 

他驚醒過來的時候,正坐在會議廳的中心位置上,旁人開完會早已都四散了,只有他在不知何時在椅子上睡著,方才商討的報告灑落一地。帝人看了手錶,心想自己在和別人約會前醒來真是萬幸,並且站起身整理衣服。他應該要讓對方看見的是非常挺拔的軍裝,而不是睡的滿身褶皺的狼狽模樣。

 

「龍之峰,你不是要我跟你一起去會晤嗎?」靠在牆邊沉默許久的男人終於發話了,平和島靜雄身上的衣服實在沒有一刻是整齊的──每次看到他,都有種衣服其實不用穿的那麼整齊的錯覺。

 

望著他那頭金色的頭髮,龍之峰帝人擺脫不了剛才回憶的景況,於是錯開了視線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平穩情緒才回話。「是啊……是我請求你的。抱歉,靜雄先生……不找你一起去我很不安心。」自從在學校的事件過了之後,他對著平和島靜雄總是忍不住的使用敬稱。一開始還會被對方糾正,現在他似乎也懶的要求他改過來了。

 

「你到底是要去見誰?難得看到你會有這種反應。」把黑色的軍帽戴的歪斜的靜雄,眼睛在被遮住的陰影裡閃爍著精明的光芒。他雖然是一個粗神經的人,但他就是有辦法可以看到問題的重點呢,更像是直覺般的東西……帝人忍不住這麼想著,好像沒辦法繼續隱瞞他了。

 

「我要去見新宿的情報販子。」這句話連帝人自己都感到有些抱歉,因為這對對方來說是很沉重的一句話,於是他倉皇的補上後續。「呃、不過不是臨也先生,是另外一位,臨也先生那邊我聯絡不上他……」那個人只要不想你連絡上他,無論如何都無法聯繫的。

 

靜雄皺眉,像是在想什麼。但最終只說:「準備好就走吧。」

 

連首領的身分都連絡不上對方,帝人由衷的感到對他很抱歉。他振作的準備好衣著和物品,轉眼間又是平常意氣煥發的首領。

 

後來他知道了,當天決定不管敵我下手的,就是DOLLARS的前首領。他是個蠢蛋──帝人清楚的很。換做是他,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伙伴身陷那樣的危機,更何況是下達這種毀滅雙方的命令。將這位首領踹下來異常的容易,他覺得自己可能在冥冥之中受到了幫忙,但又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他的臆測。

 

今天的會面,可能會左右之後所有的動機和發展──他很清楚,對方是獨立的中立區裡,掌握著勢力的有力人物。如果運氣好的話,事情已經開始走入尾聲了,對於可以親手結束這一切,不管這路途中傷害了多少人、或是做了多少的錯事,龍之峰帝人感覺到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全部都是為了這個關鍵。

 

非成功不可。

 

他為自己堅定的想法篤定的發誓,並在心中呼喊著摯友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──我會努力的,正臣,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你。

 

 

 

 TBC

PR
Comment
Name
Title
Mail
URL
Color
Comment
pass: emoji: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[9] [8] [7] [6] [5] [3] [4] [2

Powered by Ninja.blog * TemplateDesign by TMP

忍者ブログ[PR]